特写:百年当湖十局,一曲笑傲江湖

作者:谢锐点击:84072021-11-21 14:27


据 体坛周报 报道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谢锐报道  在所有的围棋比赛中,“当湖十局杯”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,杯名即历史,每年进行一次比赛,等于翻开厚重的一页。

范西屏、施襄夏年岁相当,性情却迥异,前者天资聪颖,后者性拙喜静,因为这点差异,施襄夏成为“天下第一手”的时间要比范西屏晚了将近15年,但就像施襄夏面对高山流水而顿悟一样,无论飞流直下三千尺,还是素车白马云中跑,终归大海作波涛。天赋诚可贵,努力价更高。 

两人的棋风又是各创一格。范西屏感觉敏锐,落子飞快;施襄夏厚重老成,惯于长考,但这些却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是势均力敌的对手,春兰秋菊,各擅胜场。虽说古棋因座子制缘故,通盘以斗力为主,两人棋风相异,胜负却始终在毫厘之间,世间大道,殊途同归,棋道亦然。

其时并无职业一说,范、施还有之前的黄龙士,无不是爱好所致。范施两人应平湖(当湖)县世家张永年所邀,到其家教棋,后又应邀进行十局对抗,即为“当湖十局”的由来,其时范西屏31岁,施襄夏30岁,正精力弥满,所向无敌之际。对于襄夏,有向天下第一高手挑战的意味;对于西屏,则是一场精神压力极大的卫冕战。当年与黄龙士共谱《血泪篇》的徐星友曾言:“求其两相对垒,年务相当,各极所长,绝无遗憾,上下古今,殊不可多得也。”

此说法正好是给“当湖十局”留下的评价,范、施年岁相当,同是“天下第一高手”,可谓二美具、两难并,他们之间的对局角逐,势必呕心沥血,竭力施展毕生绝技。当湖十局,出神入化,景象万千,关键处杀招精妙,惊心动魄,堪称完璧。

这般天花板般存在的棋谱即使过去数百年,复盘于枰上,仍然可见范施两位绝世高手的不灭光芒。而他们在进行这样的十番棋对局时,仅仅是两位纯粹的爱好者进行的名誉之战,他们却为之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与斗志。那一刻,似乎看到了施襄夏与高山流水的相遇,从流水不争先中悟道,用之于棋,用之于生命。

整整两百年后,另一场十番棋在日本镰仓开启,来自中国的吴清源与日本木谷实通过比剑式的十番棋争夺第一。无论是棋力,还是身体都并不明显占优的吴清源不仅赢了这次十番棋,还在此后九次十番棋中均不着一尘地胜出。那时刻,吴清源俨然范施附体,或者说他就是范施再世,什么真剑胜负、什么天下第一,于他都是过眼云烟,他活得纯粹,活得超脱,一如站在高山流水前的范西屏、施襄夏,身处胜负之中,心却在胜负之上。    

《笑傲江湖》中,衡山派刘正风、魔教长老曲洋不为世人所容,至人迹罕至绝顶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合奏一曲《笑傲江湖》,山谷肃然,曲声回荡。既是绝曲,也是绝唱,自此再无遗憾,含笑而去。

当年平湖,弈罢“当湖十局”的范西屏、施襄夏,想必与此同怀,一局即为当世绝谱,何况十局。


网友评论(25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