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棋AI 缩短了职业与业余之间的距离

作者:古柯点击:355132019-01-12 22:50

特约记者古柯报道 晚报杯职业与业余对抗是压轴戏,32年来,这个对抗持续进行,但双方的实力对比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
最早的职业与业余对抗都是让两子,1988年首届晚报杯职业业余对抗,职业高手几乎倾巢而出,双方战成5比5,前三台聂卫平、陈祖德、马晓春皆负。业余棋手实力与名次颇为相称,前五台对阵职业顶尖,业余棋手4胜1负;后五台职业棋手实力稍逊,业余强豪则1胜4负。
    
第2至第3届晚报杯职业业余对抗没有举行,第4届职业对业余让两子,职业4比1胜;第5届更是6比0大胜,当时最强的职业棋手聂卫平、马晓春、刘小光、曹大元、俞斌、张文东悉数上阵,业余强豪一败涂地。

   
第6届业余强豪大打翻身仗,同为让两子,但5比1胜出。职业阵容三进三出,实力有所减弱也是事实。第7届职业高手聂、马、刘、曹一个不落,却还是与绿林军战成5比5。
   
第8届对抗,职业队复制第5届阵容,实力过于强大,业余强豪被让两子亦抵挡不住,1比5大败。仅有蜀中唯一的业余7段唐晓宏力取俞斌九段。
   
第9、第10、第11届连续三年职业与业余战成3比3平,这三届比赛过后,职业高手让业余强豪两子已勉为其难。最主要的原因是,冲段少年们开始出战,自小经过职业训练的他们实力要比传统业余强豪更为扎实。

  
1999年第12届晚报杯赛在昆明举行,北京老牌业余强豪孙宜国获得冠军。这也是老牌业余强豪最后一次在晚报杯赛中夺冠,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。从此,晚报杯成为冲段少年和准职业的业余天王们平分天下的格局。
   
也从1999年晚报杯为标志开始,职业对业余让两子渐成历史。当年第12届职业VS业余对抗,职业1比5;第13、第14届晚报杯,职业高手2比4。在业余强豪中出现了古灵益、张东岳、赵哲伦等冲段少年的身影,他们不久成为职业棋手。
   
晚报杯职业让业余两子对抗的传统在经过了14个年头后,终于不得不修改对局格了。从广州举行的2002年第15届晚报杯开始,前三台让先,后三台让两子,一年一升降。第一次对抗赛“升格”,业余队5比1大胜,直接让下一届对抗改为职业让先。

  
2003年在汕头举行的第16届晚报杯职业业余对抗,史上第一次职业棋手全部让先,简直有逆天之感。但看看参赛的业余强豪有时越、古灵益等冲段少年就释然了,结果职业5比1胜出,挽回颜面。
   
之后双方对抗出现跷跷板模式,前三台让先、后三台让两子的话,业余棋手占优;全部让先,则职业棋手明显有利。这种平衡一直持续到2009年。
   
不过,在2010年海口第23届晚报杯对抗赛时,职业棋手即使前三台让先亦毫无优势,0比6大败。原因无它,业余六强几乎全是冲段少年,看看他们的名字:王琛、李梦石、卢天圣、李翔宇、高恬亮、夏晨琨。等于说是职业与准职业棋手之间进行的对抗,让两子简直天方夜谭。

  
2011年主办方别出心裁,派出6名一线职业女棋手与业余强豪进行分先对抗,结果女棋手1比5大败,令人对女棋手的实力大为惊讶。后来主办方也觉得无趣,自此再未举办过类似的对抗。
   
终于,从2012年起,职业与业余对抗的对局格全部改为让先,职业棋手仅仅于2012年和2014年2比4落败,其余皆胜。2017年晚报杯30周年纪念活动,职业与业余10对10对抗,对局格一概让先,由时越、陈耀烨、唐韦星率领的强大职业队10比0大胜,此结果多少也有点意外。
   
2018年晚报杯第二次在昆明举行,主办方别出心裁地将职业、业余对抗安排在游船上进行,对局格依然为职业让先,结果业余六强2比4落败,较之于2017年,挽回些颜面。
   
2019年拉萨净土第32届晚报杯在拉萨举行,晚报杯第一次上雪域高原,对所有参赛的业余强豪都是一大挑战。结果,身体调整得最好的王琛7段终结了奇怪的“四连亚”,第二次登顶,分别获得第2至第6名的是于清泉6段、瞿鸣6段、赵炎6段、花畅6段、赵斐6段。业余天王中的另三位胡煜清8段、白宝祥8段、马天放7段分别获得第7、第14、第63名。
   
前六名清一色都是年轻的业余天王棋手,年龄最大的是王琛,27岁;年龄最小的瞿鸣仅有14岁。老牌业余天王、冲段少年以及退役的职业棋手均名落孙山。
   
压轴戏——职业VS业余对抗赛,出战的职业棋手分别是:谢尔豪九段、李轩豪七段、谢科七段、赵晨宇七段、孟泰龄六段、李维清六段。结果谢尔豪负王琛、李轩豪负赵斐、赵晨宇负瞿鸣、谢科胜于清泉、孟泰龄胜赵炎、李维清胜花畅。
   
近三年,职业业余对抗从10比0到4比2再到3比3,业余强豪们一年比一年进步,而对局格是让先,可见职业与业余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小。其最主要原因是,围棋AI的问世。
   
职业高手们现在依靠腾讯绝艺进行训练,而立之年的陈耀烨九段还为此焕发第二春,在首届天府杯半决赛和决赛中连胜朴廷桓九段、申真谞九段这两位韩国排名前两位的棋手,掀起“倒春寒”;业余强豪们也没空着,他们无法获得绝艺进行训练,就在网上下载其他围棋AI进行训练。王琛用手机与家里的高配置电脑远程联网,每轮比赛过后即用围棋AI进行复盘研究,这已成为他的必修课。其他几位业余高手亦如此,围棋AI改变了他们的训练模式,而在过去,他们大多通过研究会的方式进行研讨,但现在,王琛他们只需要一台电脑甚至一部手机即可。

   
既然大家都在用围棋AI进行训练,而且业余天王们形同职业棋手,以围棋为职业,如果不是王琛他们的基本功稍逊于职业高手的话,双方迟早都要进入分先的对局格。
    
是围棋AI改变了围棋生态,拉近了职业与业余之间的距离。从此意义上说,职业女棋手与男棋手之间的差距也应该为之缩小,难道不应该吗?  

网友评论(24条)
闻笙001
01-13 13:46
现在很多所谓的业余高手,其实是职业棋手,准确说是假业余真职业。鉴定的标准:1.职业退段的 2.达到职业段位标准不拿职业段位的。以上鉴定标准只要达到一个,假业余无疑!
小礦工
01-13 14:26
确实是假业余,真业余可难了。
温暖的晚风
01-15 19:26
好多人如果升为职业,在职业圈里太弱,于是选择业余,收益更大,经济利益权衡下的自然选择,不过真的是假业余
sarah宝宝
01-13 15:29
还是应该取消职业和业余的界限,改为以等级分统一计算,各项赛事限定等级分报名,以避免这些‘职业’棋手混迹在业余圈里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