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TWT之最终章 轻退顺子绝艺展示“佛系围棋”

编辑:小石2017-12-17 02:12

“闻君风姿年少,艺已臻极。巅峰一决,已胜剑过无声,不胜钦慕,心向往之。今夜子正,海棠湾上,盼与君咫尺枰间,聊以叙耳。”

一位少年身着玄衣,手持一封短笺,眉目紧锁。他便是前夜与少侠“剑过无声”在椰岛终极一决的顺子少侠——“顺利过关”。

顺子此刻表情凝重,锐利的目光自窗边眺望到远处的海岛。

中午,与他刚刚椰岛决战的剑过无声少侠“笑笑”已为神秘人所伤,想此人来历决然不小。

“该来的,总要来的。”他独自呢喃,已迎着明月,阔步向着海棠湾上走来。

长夜渐逝,晓星渐沉,椰风乍冷,云层已薄。一轮玉盘早已降临在这海岛的沙滩上。远远走来一位长衣人,斗笠覆面。骤眼望去,恰似一尊钢铁雕成的人像,看起来既似一位临风翩然的少年,又像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女。

放步而来,此人看似走得极慢,但霎眼间便已走近,沙滩上留下一行长长足印,每只足印相隔俱是一尺七寸,便是用尺来量,也无这般准确。

“这人好生奇异,便是机器,才能如此准确!”顺子心下道。


这奇异之人,终于踱步行到顺子跟前,开口便来一句:“绝艺如君天下少,闲人似我世间无。”Ta的声音,竟介乎赫兹与洛天依之间。

这声音,既有趣,又可怖。

“来吧!”顺子双臂抱剑,开场白直接而干脆。

那神秘人也缓缓从隐藏的宽大袖口中,拔出了寒光一般的利刃来。

海棠湾上,明月潮前,终章一战,流光已发。


神秘人执得玄石,已布下数手。

顺子手握霜纨一般的素石,第十手,赫然碰在黑棋单关守角之上。

这是他极喜爱的一手,此招系已退隐的棋界宗师阿尔法老师所独创,已是序盘极尽高妙的一变。


数合之后,神秘人飞石一靠,也碰入白棋左边阵中。出手迅捷,快如闪电。

不愿被黑利用,白4厚实粘住。两合之后,神秘人又转到右边吃住白四子。Ta的剑法飘忽,斑驳陆离,总在人意料之外。

下方四路连压两手后,又回到上方拆守,现在来看,左上两手交换,分明便宜了。

现在来看,早前的两合交换,分明便宜许多了!试想,黑方上方连压两手之后,再来角上靠碰,白还会如此隐忍而顺从地粘住么?顺子的耳朵,泛起了微微不易觉察的潮红。


顺子轻舒长袖,直接尖冲左上黑子。

这一招古人早给它起了一个优美而绮丽的名字——倒垂莲。

像莲花一样倒垂下来,难道不美吗?

然而面对右边跃跃欲张的白势,黑直接托了再扳,瞬间已活得一角。


顺子厚实拔掉扎进了中腹的口袋,黑石早已靠在左边白棋之上。

又是一靠!又是出手如电!电光火石,间不容发!


中腹,黑棋便像是白石丛中跃然飞出的彩蝶,怡然轻蹈。

你看,像黑10这样轻盈而曼妙的蝴蝶,在棋盘上飞舞,总令人那么目不暇接,心旷神怡!围棋,毕竟是旖旎而幻美的。


白1窥伺黑中腹的薄味。黑2大跳,顺子的目光随之一变。

此际顺子正要从中腹尖入,只听神秘人轻轻开口:你已败了。

顺子笑了:你一定是开玩笑。

现在才七十三手。黑白皆无弱子,实空也未见悬差,谁会一定说黑已胜、白已败?!

却听神秘人说:接下来,你准备中腹尖,我便也走厚,接下来你打入右方,我出动左下角,百十合后,终局前你决计还是难追上了。

顺子惊愕地已说不出话来。

神秘人也不说话,半晌,从袖口取出一张的残纸,递与顺子。

顺子展开一看,不禁瞠目!这分明是一张棋谱。


这棋谱,注有一百七十三手,他仔细端详了半个时辰,只语未发,只字未提。

这神秘人也默默的站了半个时辰,毫无动静。

这棋谱之上,黑棋每一手,便与自己想的决然不差分毫。顺子紧锁的眉头,轻轻蠕动着,到最后,还是完全松开了。

“前辈身怀绝艺,幽妙精深,晚辈甘拜下风,望尘莫及,此生绝难逾越了!”顺子向着神秘人拱手道,“那么,请问前辈下的是……什么围棋,竟如此难撼?”

那神秘人也不抬头,依旧缓缓说道:我下的是——佛系围棋。


愕然的少侠顺子正在揣摩这佛系围棋底为何物,忽然听见旁边一人颔首大笑。

那人已走过来。顺子回头一看,这不是兵器谱排名第一的柯少侠么?

“追求局面下胜率最高的一手,却从不贪婪、冒进,缓缓积攒着优势,稳稳推向终局!这一局,我是受益匪浅啊!不过,你已表现得十分好啦。”柯少握着顺子的手,大笑道,“他是我们请来的野狐城的看场子老师——绝艺前辈啊!前辈以后将常驻野狐城,与我们共同探索围棋的美妙乐趣。”

顺子也笑了,他的笑容绽放开来,深邃而寂静。

早有一群少年侠客也围了过来,他们的身影是那么熟悉——笑笑、恶霸、末日、范老板……这些年轻人一起鼓掌欢笑,纷纷对他们的小伙伴顺子的勇敢投以由衷赞许。

TWT辉煌而璀璨的大幕,徐徐渐落。

这一群少年侠客,畅叙、痛饮,述说着今年过往的一幕幕,最激奋、也最动人的传奇。